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AKCMS 建站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67|回复: 0

还能好一些的保定技校

[复制链接]

97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金币
309
威望
0
积分
0
帖子
97
发表于 2017-8-18 11:06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先不用忙吧,我看,”初济辰很重的说。“搜查是可能的,可是必在夜里,他们精细得要命:昨天夜里,也就是三点来钟吧,我醒了,看走廊的灯也全灭了,心中很纳闷。保定技校起来,我扒着窗子往外看,连街上也没了灯亮。往上运军火呢,必是。他们白天用枪口对着你,运军火可得灭了灯。精细而矛盾。可是,无论怎说吧,他们总想精细就是了。我们若是有走的必要,吃完晚饭再去,决不迟。在这后半天,我们也好采采消息,看看风头,保定技校也许事情还不至于那么严重,谁知道。”“对!”杜亦甫点了点头,可是问了周石松一句:“你呢?”“怎办都好,我听你们的!假若你们说去硬碰,”看了杜亦甫一眼,他把话打住了。

    后半天的消息越来越坏了保定技校,什么样的谣言也有,以那专为造谣惑乱人心的“号外”为主,而随地的补充变化。学校的大钟还按时候敲打,可是课堂上没有多少人了。街上的铺户也还照旧的开着,连买的带卖的可都有点不安的神气。大家都不慌,不急,不乱,只是无可如何的等着一些什么危险。不幸,这点危险要是来到头上呢,谁也没办法,没主意。在这种不安保定技校,无可如何,没办法的心境中,大家似乎都希望着侥幸把事情对付过去,在半点钟内若是没有看见铁甲车的影子,大家的心就多放下一点去。

    可是,消息越来越坏。连见事比较明彻的初济辰也被谣言给弄得撑不住劲儿了。他几乎要放弃他所观察到的,而任凭着感情去分担大家的惊恐与乱想保定技校。

    周石松还有胆子到外面买“号外”,他把最坏的消息给杜亦甫带了来:“矫正以往的因循!断然的肃清破坏两国亲善的分子!”这类的标题都用丑肿的大字排印出来,保定技校这些字的本身仿佛就能使人颤抖。捕了谁去,没有登载,但无疑的已经有大批的人被捕,这,教杜亦甫担心他的父亲。要捕人,国术馆是必得照顾到的,它一向是眼中的钉,不因为它实际上有什么用处,而是因为它提倡武艺,“提倡”就是最大的罪名。杜亦甫飞也似的去打电话保定技校,国术馆的电话已经不通。无疑的,一定出了事,极快的,由父亲想到了自己;父亲若是已经被捕,自己便也很难逃出去;人家连狗的数目调查得都那么清楚,何况是人呢,何况是大学学生呢,又何况是学生中的领袖呢!他愤恨,切齿,迷乱,没办法。他只想跺着脚痛骂一场,哪怕是骂完了便千刀万剐呢,也痛快。保定技校这是还有太阳的世界么!这是个国家么!问谁呢?没人能回答他,只有热血足以洗去这种污辱!怎么去流血呢?

    “老周!”他喊了声:“我——我——”嗓子象朵受了热气的花似的,没有一点声响便软下去。

    “怎样?”周石松问。

    待了好大半天,杜亦甫自言自语的:“没办法保定技校!”

    一直到晚餐的时候,杜亦甫没有出屋门。他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走,有时候也躺在床上一会儿,心中不断的思索:一会儿他想去拚命,这不是人所能忍受的,拚了命,也许一点好处没有,但究竟是自己流了血,有一个敢流血的就不能算国里没有人。保定技校一会儿他又往回想,白死有什么用处,快意一时,拿自己这一点点血洒在沙漠上,连点血痕也留不下吧?他思索,一刻不停的思索,越想越乱,越不得主意。他仍然不肯承认他害怕,可是无论怎样也找不到去干点什么的勇气保定技校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AKCMS官方站

GMT+8, 2017-9-20 06:35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