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AKCMS 建站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68|回复: 0

在路上的保定技校

[复制链接]

99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金币
315
威望
0
积分
0
帖子
99
发表于 2017-8-18 11:04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“往下念!”杜亦甫低着头,咬着牙。

    “没什么可念的了,左不是兵上岸,保定技校来屠杀,来恐吓,来肃清激烈人物与思想,来白找便宜!”周石松几乎是喊着。“我们怎办呢?流血的机会不用我们去造,因为条狗——哼!狗——就来到了!”他的声音仿佛噎住了他的喉,还有许多话,但只能打了两个极不痛快的嗝儿保定技校。

    “老初呢?”杜亦甫无聊的,想躲避着正题而又不好意思楞起来,这么问了一声。看周石松没回答,他搭讪着说:“我找他去保定技校。”

    不大的工夫,杜和初一同进来。初济辰的头还扬着,可是脸色不大正,一进门,他向周石松笑了笑,笑得很不自然。“你都知道了,老初?”周石松想笑,没能成功保定技校,他的脸上抽动了两下,象刚落上个苍蝇那样。

    没等初济辰开口,杜亦甫急忙的说:“老初,别再瞎扯,咱们得想主意保定技校!徐明侠已经溜了,咱们——”

    “我听天由命!”初济辰眼看天花板,手揣在袖子里。“据我看呢,战事决不会有,因为此地的买卖都是他们的,他们开炮就轰了他们自己的财产建设,绑去象你我这样的一些人保定技校,羞辱一场,甚至杀害几个,倒许免不了的。他们始终以为我们仇视他们,只是几个读过书的人所耍弄的把戏,把这几个激烈分子杀掉或镇吓住,就可以骑着我们脖子拉屎,而没人敢出一声了。我等着就是了保定技校,我自己也许有点危险,战争是不会有的,不会!”

    “你呢?老杜?”周石松看初才子软下去,气儿微索了些。“我听你的,你说去硬碰,我随着。老初说不会有战事,我看要是有人硬碰,大概就不会和平了结。你昨天说的对,和平就是屈服,只为了一条狗,一条狗;这么下去还有完吗保定技校?”

    杜亦甫低下头去,好大半天没说出话来。一点也不用再疑惑了,他心中承认了自己的的确确缺乏着一点什么,这点缺欠使他撑不起来昨天所说的话。他抬不起头来,保定技校不能再辩论,在两个同志面前,除了承认自己的缺欠,别无办法。这极难堪,可是究竟比再胡扯与掩饰要强的多!他的嘴唇动了半天,直到眼中湿了,才得到张开的勇气:“老初!老周!咱们也躲一躲吧!这,这,保定技校”他的泪落下来。

    周石松的心软,眼圈也红了。他有许多话要质问杜亦甫,每句话都得使杜亦甫无地自容,所以他一句也不说了。他觉得随着杜亦甫一同去死或一同去逃保定技校,是最对得住人的事,不愿再问应死还是应逃的道理。不好意思对杜亦甫说什么,他转过来问初济辰:“你呢?”

    “你俩要是非拉着我不可呢,就一同走;反之,我就在这儿死等,等死!”初济辰又笑了笑。

    “还有人上课吗?”杜亦甫问,眼撩了外边一下。“有保定技校
    “街上的人也并不慌,”周石松找补上。

    “麻木不仁!”杜亦甫刚说出这个,马上后悔了,保定技校几乎连头皮全红了起来。

    初济辰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   仿佛为遮羞,杜亦甫提议:“上我家去,好不好?一时哪能找到合适的地方?家里窄蹩一点,可是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AKCMS官方站

GMT+8, 2017-9-22 00:01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