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AKCMS 建站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74|回复: 0

九千岁

[复制链接]

97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金币
309
威望
0
积分
0
帖子
97
发表于 2017-8-14 16:11 |显示全部楼层
突然山下的村子起了哭声,有谁破了嗓子在喊:坍人了!坍人了!大家就再一次跑到雨地里,站在场塄上往村子看,田芽说:行运,是你媳妇,你家的院墙淋坍啦?!这么一说,明堂就说:哎呀,我那猪圈墙已坍了一半,再别全坍了!就往回跑。他一跑,所有人全都操心起了自己的家,急呼呼往山下跑。老诚的鞋后帮子磨烂了,趿着跑不成,蹲下来用草绳从鞋底到脚面绑,马勺说:给我留点绳!脚下一滑竟把老诚撞倒在地上,而迷糊从斜坡上往下跑,跑过来收不住脚,就踩到老诚的身上过去,气得老诚骂:急得死呀?!

  窑场上天布把还淋在雨里的那些烧窑柴禾往棚房里抱回头,回头一看,支书和冬生还在窑顶改水道,霸槽跑过来帮他也抱柴禾,他说:跑么,狗日的,这是打仗啦?!霸槽的墨镜上沾了泥点子,卸下来擦,擦净了又戴上,说:是打仗就好了!苏联修正主义整天说要打中国哩,咋就不打进来!天布赶紧看了一下窑顶,压低了声说:霸槽你胡说啥的,你还盼苏修打进来呀?霸槽说:让打进来么,打进来了才能看出谁是有种的谁是没种的!天布说:也是的,瞧这些人都跑得多快!只留下些党员了。霸槽说:我不是党员。天布说:你捣是捣,素质在哩。霸槽,你改改你那邪劲,你肯定能人党,我可以给你当入党介绍人。霸槽说:是不是?突然地笑了一下,却独自也往山下走去。天布哎哎了几声要喊他,霸槽已经下了场畔,脚上的草鞋泥粘成了两个大坨,越是使劲地踏,要把泥坨子踏掉,泥坨子越粘越大,最后粘得拉不开步,索性解了鞋带,拔出光脚走了。

  村子里其实没有发生大的事故,只是行运家的后院墙坍了一丈长的豁口。先是秃子金把拖拉机从村里往公路上开,经过行运家后院外,拖拉机撞掉了墙角的一页砖,行运不知道,秃子金也没在意。等到雨一下,水从墙头的缝往里灌,院墙就坍了,没有坍着行运的媳妇,坍住了行运家的母猪,母猪就早产了猪崽。行运的媳妇在哭天抢地。行运抱着五个猪崽,用烂棉花团给擦身子,说:哭你妈的×,快去熬些米汤给猪崽灌!结果熬了米汤,三个猪崽还张开嘴能喝,两个嘴掰不开死了。行运媳妇又哭:这遭的啥孽呀,拖拉机你开不上,狼又吓得你尿了一裤裆,猪也不成全我,一个猪崽五元钱呀,一下子就没了?!行运气得把死猪崽扔到了厕所的尿窖子里。

  霸槽从窑场上回来并没有直接去小木屋,而回到了老宅屋。老宅屋的东西后檐早就朽了两个椽头,一些绽板和瓦都掉了,雨把墙头淋湿了一半,一股子水钻进了屋。霸槽说:要坍你就坍么!却搭梯子上了屋顶,用稻草帘子盖在墙头上,又寻了一块雨布要把裸露的椽头包住。正忙活,隔壁院子里有人说话,是支书的老婆和儿子戴了草帽指指点点着新买的公房:如何封了这个门重新开门,如何换了这揭窗装上菱花格子窗,如何铲了旧墙皮用白灰搪。支书儿子的身边是一个女的,个头不高,梳着两个辫子,辫子长得搭在屁股上,她说这台阶得重修,修宽点,晚上出进不至于绊脚,她说院子里应垒一堵墙和牛圈棚隔开,牛粪味就传不过来。霸槽想,这是支书的未来儿媳?就那么个矬子!低了头包椽头。却又想,这么个矬子咋就能攀上支书家?再扭头往隔壁院子看,那女的一甩辫子,辫梢正好挂住了支书儿子上衣口袋插着的钢笔,支书儿子一闪身,那女的哎哟叫,说拔了她头发了,举了拳头打,支书儿子被打着,却咯咯地笑。霸槽突然醒悟,原来支书卖公房就是准备自己买了给儿子结婚用的,气就像草一样呼呼往上生,生满了整个心。隔壁院子里有一棵老榆树,树有五个大股枝,三股枝端着往上长,另一股枝 牛圈棚那儿伸,还有一股枝却斜着伸了过来,几乎压在院墙上。支书的儿子在说:看见这榆树吗,五个股枝是五子登科,你要给咱生五个。霸槽不愿意听那女的还说什么,包好了椽头下来,下来了却从屋里取了锯,又爬上了院墙头上,就锯起伸过来的那根股枝。这边一动静,墙那边的人就看见了,支书老婆在喊叫:霸槽,你干啥,咹?霸槽说:锯树股哩!支书老婆说:那是我院子里的树你锯?!霸槽说:它侵占了我的领空!还是把树股枝锯下来,锯下来的树股枝掉在自己的院里,他拾起来扔过了墙头。两家就隔着院墙吵起来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AKCMS官方站

GMT+8, 2017-9-20 06:36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